樱空释·法尔

放个片段预告,高虐预警,写不写其实我也不确定,哈哈哈

“现在看到他,我脑海里只剩下子煜大片大片的鲜血和倒下的样子,我再也想不起他当初的模样,也再难毫无芥蒂的对他笑。”
“他爱我如今却成了伤害他的最大武器。我不需要这份爱,他更不需要。”
“如今我又该以何身份去见他,他新婚妻子的哥哥?”
“他不欠我。”所以我再没缠着他的理由了。
“臣执明,拜见陛下!”



“我弟弟死了,当哥哥的这万蛊噬心的感觉也该叫他尝尝不是吗?这样才公平啊!”
“国君想做什么?”
“本王想做什么,与国主何干。”
“这并非全他之过。”
“呵,这倒有趣了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两国现在正在交战吧,我帮国主除掉这么一个劲敌,国主不该高兴吗?而且国主这般维护敌国国君,不怕寒了底下将士的心吗?”
“他不是你能动的。”
“呵呵,是吗?你说我以煜儿兄长之名敬他一杯,这酒他会不会喝,你再猜当他知道酒里有毒时是愤怒多一些还是解脱多一些?”
“杀了他你也活不了!你想让你的国民为你陪葬吗?”
“我何时说过要杀他了,那太便宜他了,他要活着,只有活着才能感受痛苦才能偿还他的罪,至于我的族人,放心吧,只要他活着,便不会让人动他们,因为这是他欠煜儿的。”
“你弟弟的死是我的错,和他无关,你要做什么冲我来!”
“哎呀,国主这说的是什么话,我有说会放过你吗?他痛苦,国主一定会更痛苦不是吗?呵呵,一剑双雕,多划算啊~,不过看在国主这么有诚意的份上,你替他也不是不可以,只要你,求我。求我,处。罚。你。毕竟国主这么一个大美人都开口求我了,我再不答应,岂不是太不近人情,嗯~国主觉得呢?”
“你大胆!!!”
“方夜,退下!”
“殿下!!!”
“闭嘴,退下!!!”
“是”方夜觉得自己似乎麻木了,那是他的殿下,是他的神邸,他的信仰,可他只能看着他看着他被别人侮辱,他什么都做不了,好痛啊,从身到心,连灵魂都痛到麻木。他站回了自己的位置,近乎自虐的看着他高贵的殿下底下了头,向那个魔鬼。
“我。求。您。处。罚。我。”一字一顿,慕容黎垂在两侧的双手握紧了拳头,从指缝流下鲜血落在洁白的衣摆上,红的刺目。
“哈哈哈哈,好,好,好,不愧是慕容国主,连求人都做的如此熟练,赏心悦目,本王准了,来人,赐毒酒。”
“谢。国。主。”
“客气。”
“希望国君能够遵守约定。”慕容黎接过毒酒一饮而尽。“否则,本王的手段定不会让国君失望的。”
“呵呵,慕容国主说笑了,本王素来守约,言出必果。”

(鼠猫鼠无差)我TM真是上辈子欠你的

       突然想写痞帅又霸道的白鼠,嘴硬心软什么的~最棒了~事情的背景大概是展小猫受了伤,还中了毒,总之就是很虚弱的状态。
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 “我说你堂堂南侠,混成这个样子,真给我们江湖人丢脸!”白玉堂看着被自己救下现已陷入昏迷的展昭,开口嘲讽道,可惜展昭陷入昏迷,听不到白五爷的冷嘲热讽,自然也看不到五爷眉宇间连他自己都没没注意的担忧!“MD,这毒还真棘手,你老实呆在这,我去给你采草药!”说着白玉堂施展轻功离开。
       喂了草药之后,展昭终于有一点意识了,混混沌沌,不知说了什么,白玉堂仔细辨认才听清原来是“鱼……鱼……”当即气笑了:“啧,都这样了还想着鱼,你上辈子真是猫妖投胎不成!”
       “鱼……鱼……鱼……”一声一声,幽怨而执着。
       “够了,别TM叫魂了,老子去给你抓,艹!”说着白玉堂提着画影怒气冲冲的走到河边,“TMD,五爷堂堂锦毛鼠,陷空岛少主,现在却在伺候一只病猫,还亲自给他抓鱼,说出去,不给别人吓死了,也笑死了!死小猫,这笔帐他日我定加倍讨回!”嘴上虽这么说,白玉堂叉鱼的动作却并不慢,不一会儿,便捉了五条鱼,这些应该够那只臭猫吃了。
        又拾了一些柴,白玉堂动手开始烤鱼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唔……有鱼……”虚弱的声音在一边响起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呦,闻到鱼味就醒了,展昭,你还真是只猫妖!”
        “白兄?鱼(☆_☆)”
        “想吃鱼啊?叫声五哥来听听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不说话,直直的盯着,双眼放光。
        “切~无趣,算五爷赏你了,拿去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谢谢!”(小声)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 “没什么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啧!”夜色太深,所以没人注意到白玉堂泛红的耳朵。

         吃完鱼后,恢复了部分体力的展昭:“也不知道包大人那边如何了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他身边有王朝马汉,死不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得尽快赶去包大人身边!”展昭提气,却因为因为余毒未清,加上受伤,当即吐了一口血,“唔……。”
         这一幕看的白玉堂又惊又怒,“你TM疯了吗?病成这样还想去哪?真想变成死猫不成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包大人有危险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那黑炭能有什么危险,你给老子老老实实的待在这养伤,哪也不许去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白兄,帮我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帮你大爷,不许去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直直的望着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别特么用那么恶心的眼神看我,我又不是鱼!”
        “哦”,走到一边,提气,吐血!提气,吐血!
        “TMD,你要找死,离老子远点,别碍我的眼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边走边吐血,背影很委屈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,艹,老子真特么是上辈子欠你的,说,去哪?”
        “陈州!”

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多年以后,想起这件事的白玉堂问展昭道:“那时候,如果我不帮你,你打算怎么办?一直表演吐血?”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可能,我哪有那么多淤血可吐!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

翻到以前的截图,猫鼠真的好甜,第四张是改图,第五张是原图,猫的那句“好”真的太宠了!!!日常期待第二季!!!

与君相思一百天

久违的更新,有没有很感动!
与君渐相知(五)
“臭猫!住手!”奶声奶气~
“……”(好好拍戏!不要卖萌)
“……”(⊙o⊙?我啥时候卖萌了)
导演:“……”又在眉来眼去,能不能好好拍戏了╰_╯!李川,上!
李川:(๑•̀ㅂ•́)و✧─=≡Σ((( つ•̀ω•́)つ,我推,“啊啊啊啊!展护卫!你有没有受伤!巴拉巴拉……”
“大人,我没事。”
“臭包子!你来的正好……”毫无所觉
易柏辰:“……”懂了吧?
李川:“……”懂了,辛苦你了(扶额),原来,还真有被萌到忘记台词这种骚操作,orz,不过,声音真的好萌,☆v☆。
导演:“……”你们怎么这么没出息!
副导演:“……”导演你先看看自己好吗?都忘了喊卡了。
好在大家都是合格敬业的演员,很快就克服了这个问题!
看到拍完戏,又蹦哒到一起浪的两人,反正也是闲着,“柏辰,小皓,过来拍几个彩蛋!”
“哦哦,来了!”
快速跑过来~
“导演,要拍什么?”
“都说是彩蛋了,你们就自行发挥吧╮(╯▽╰)╭”
“……”导演你这么随便,副导他知道吗?
“树咚,小树林,捆绑,迷药……玩的这么野吗?”
“……导演,不要说的那么引人误会!”
“╮(╯▽╰)╭”皮这一下很开心~
“……”你变了,你不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兢兢业业,和蔼可亲的导演了。
副导:“……”一群戏精!
闹归闹,彩蛋还是很顺利的就拍完了~

日子就这么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欢笑打闹间,杀青的日子也悄然而至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这一段的场景链接视频在评论区哦─=≡Σ((( つ•̀ω•́)つ─=≡Σ((( つ•̀ω•́)つ─=≡Σ((( つ•̀ω•́)つ

与君相识一百天

占tag放个预告,更期依旧不定
坑不坑待定,下面这段是之后的内容,并不是下章,
我就想知道还有多少人想看~

“易恩,私下尚且不管,但明面上,公司的态度是不希望你和黄新皓走的太近,这也是为了你好(彭彭和梓琪的前例你也不是没看到),希望你能明白!”
“……,我知道了,放心吧,我和他之间,他是白玉堂,我是展昭,仅此而已。”

最后一张,真的很惊喜~毕竟PO主懒到直接随机~

与君相识一百天

与君渐相知(四)
下午6点,酒店。
“其实不用麻烦你的,我自己可以……”
“不行,你看不见”
“真不用麻烦了……我用手可以摸的到……”
“不行,导演交待了让我照顾你”
“我……”
“不行!”
(某朔:不就是上个药吗?搞得我差点以为皓子失明了,啧啧,现在的年轻人啊!不秀不行吗?)
看着一脸坚定的易柏辰,黄新皓终于认命的脱下裤子。
“来吧!”视死如归.jpg
“噗(∩v∩),你这是什么表情啊!我有这么可怕吗?”
“不是,我就是,哎呀!怎么说呢,就是有点害羞(小声)”
看着把脸完全埋到枕头里,只剩下俩个通红的耳朵在外面的黄新皓,易柏辰心中原本还有一点小羞射和不自在也完全被恶趣味取代,这个家伙,还真是可爱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欺负他呢?
“都是男人,有什么好还害羞的,还是说……你其实是黄妹妹~嗯~”
被易柏辰一逗,黄新皓果然炸毛了,完全顾不上得害羞了,翻身压到易柏辰身上,叫道:“你才是妹妹!易妹妹!”仗着经常健身,死死的把易柏辰压在下面:“快说,你才是妹妹!不然我就不起来了~”
易柏辰也是随口一说,没想到黄新皓反应这么大,明明都穿过女装了~算了,把傲娇变成爆娇可就不好了~“行行行,我是妹妹好了吧~”不过,易天蝎可不是吃亏的主,顺手就在黄新皓光溜溜的屁股上拍了一下,果然听到黄新皓的哀嚎声,“啊啊啊啊!易柏辰!我要咬死你!”拦住扑过来的黄新皓,易柏辰还一脸正经道:“哎呀,怎么这么不小心,伤都没好,还乱动!”“嗷呜~(我要咬死你)”“乖啦~我们还是先上药吧~”说着,易柏辰往旁边退了一下,一下子扑空的黄新皓正好摔到床上。
身心俱疲的新皓皓躺在床上不想动了,易大魔王得意的笑道:“这才乖嘛~”。
易柏辰将药膏抹在手上,伸向了那向往已久(?)的屁股~☆v☆果然好软好好摸~一本满足☆v☆~
被次豆腐生无可恋的新皓皓~:“疼!轻点啊!混蛋~”
“乖~,忍一下~,很快就好了~”☆v☆~
“哼唧~委屈~”
“乖啦~小皓皓~你是男子汉~要坚强~上完药我带你去吃好次的~”
“好次的(☆v☆)”听到吃立马精神的黄新皓不愧为我们大吃货中的一员~一切都是为了美食~

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是到火锅店的可爱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所以,你说的好吃的就是火锅啊!”
“嗯~怎么了~”
“挺好~”内心os:有的吃就不错了,不要要求太多。
找好座位后,易柏辰开口道:“服务员,能帮我拿个软垫吗?”
“要软垫做什么?”不会真是他想的那样吧!虽然这椅子是有点硬。
“还是因为你,屁股不疼吗?”
“没看出来你还挺贴心的~”
“唉~没办法~谁让室友是你(这个蠢萌)呢?”
“感动(ฅ>ω<*ฅ)”
“∩_∩”还真是又蠢又萌啊~
火锅上好后。
“为什么都是清汤啊我说!清汤能叫火锅吗?啊?”看到乳白的汤底,黄新皓觉得自己吃货的尊严正在接受挑战!
“淡定,清汤也很好吃的好吗?而且你那里都上药了,还吃辣,屁股还要不要了~要乖~不要任性~OK~”
“……你等着,等我好了,就带你去吃辣的锅,你这个无知的人类~”
所以专注的二人完全没注意到,一旁听到他们对话,两眼放光的服务员~
两人走后,服务员拿起手机,激动的拨号:“傻朔~猜猜我遇到了谁?”
“不猜~”
“讨厌~你真冷淡~我跟你讲啊!我今天在表哥这里帮忙又遇到了上次那两位帅哥~他们果然是一对!我的天啊!霸道小攻又暖又苏~吃货小受超级萌~你知道吗?小攻找我要垫子的时候,我差点别苏的昏过去~低音炮啊!声控要死~啊啊啊!”
“行了,别总花痴有主的草!”
“嘤嘤嘤,傻朔你真的好冷淡啊~你不爱我了吗?”
“我有爱过你吗?别废话,你刚才说垫子,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~”
“嘿嘿嘿~我跟你讲我最开始也怕是我自己邪恶了,直到小攻点了一水的清汤,朔,我这是火锅店啊!火锅店点清汤,不是真爱是什么~还有那句,都上药了还吃辣,屁股不要了吗?这真的不是我脑补啊!啊啊啊!好激动,我去跟我表哥说今天的工资不用结了~我还要在这工作~嗷呜~帅哥~”

走出火锅店不远的两人突然没来由的打了个寒颤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小可爱们,有没有等很久啊~
今天元宵节!祝大家元宵节快乐!😘😘😘